Thursday, June 07, 2012

六月為何不飛霜



早前看過有線報道,一個使人肅然敬禮的志士。想不到,只是一兩個星期而已.......很悲憤。
【二煞】你道是暑氣暄,不是那下雪天;豈不聞飛霜六月因鄒衍?若果有一腔怨氣噴如火,定要感得六齣冰花滾似錦,免著我屍骸現;要什麼素車白馬,斷送出古陌荒阡?                                         關漢卿〈竇娥冤〉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唐生大地震*

甚麼僭建。我覺得真的不是一回事。做大話精我都預左。但唔識自己處理危機,搞到野野都找個老婆出來,仲要老婆野野食晒,有無搞X錯。「有膊頭,有腰骨」原來係講自己老婆。
你又話唔想老婆走出來,但老婆卻一起出來。那麼,你連老婆都管唔到,你怎樣管香港呢?
正仆街!

其實,看到這次地震,就想到當年程介南面對傳媒「擠牙膏」式迫逼的情況,真是太陽之下無新事。

另一個呢?.......另一種仆街LAW
我的假設是:有人狼測量師一早掌握了某人的房屋問題,甚至圖側,當看到自己面對「誠信危機」就立刻給人做番個誠信危機。我同意城中某才子話,一個家中僭建,一個涉嫌利益交換,那個較大件事?但讓我「嘆為觀止」的是條友做了這麼多年公眾人物,回應得如此拙劣。罪名唔係違規,亦唔係無誠信,做「港版阿扁」,而係有失國體!怎能叫你為香港對抗美帝炒家等外國勢力呀。不過,由狼人打擊敵對勢力的快狠準來看,甚有佢祖師爺毛毛風範,佢當選,亦非我們之福......我們真命苦

點解這樣的一個人,會做這麼多年官。香港人做錯了甚麼。點解個天會僭建出這樣的人來做香港的官?

講真,佢肯話退選,我都會話佢有膊頭,但係........傀儡總是身不由己,背後有一班大孖沙的利益,難道叫他們過望營?還有阿爺的期望.......歷來廢立太子都是危險動作,最近有線重播「雍正王朝」,真係百看不厭,康熙連太子搞佢d女,有「倫理缺失」,都要先廢再復立,可知儲君之位,牽繫朝綱,不可妄動。更重要的是.......佢後面的主人比佢更無恥。

其實現在應該將焦點移回狼人十年前幹的事。但一堆文件資料,無相好影,怎及「空間大改造」有趣呢?

*題為網民創作,小弟引用

Friday, January 20, 2012

捍衛

最近那兩個人,動不動就話要捍衛這捍衛那。我每次聽見「捍衛」一詞,腦海想到的是趙雲亂軍藏阿斗、張飛橫矛獨守長板橋、張巡殉國守睢陽、方先覺力守衡陽、魯迅苛戟獨仿惶、蔡元培守護北大學生、蘇格拉底對真理和原則的維護、德蘭修女保守着貧病者的尊嚴……再看看那兩個雖無過犯的樣子,除了懂得「捍衛」勢位外,我真的料不到他們也保留古風,能捍衛這麼多東西,實在多才多偽……OH sorry,手民之誤,「藝」才對。

早前,豬豬居然自賣自誇,仲講「捍衞核心價值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不深窮這句話的logic,但佢究竟知唔知自己講甚麼,講核咩野,心咩野,價咩野,值呀?(句式參考佢朋友星爺對「霹靂雷珠」的疑惑,見視頻2:03左右)睇完這句野,不禁使人輕嘆一句:「小喇叭,豬西你係唔係想玩野」。



據維基百科,香港核心價值出現的背景是:
「由2003年開始,香港特區政府的一連串施政措施都與香港核心價值背道而馳,使香港市民感受到香港回歸後,會比以前以更快的速度『中國大陸化』。為了維護香港與中國之間的特別性和優勢,不少市民發起運動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藉以保存香港本地的獨有文化及競爭上的優勢。」

都是抄自維基:04年,一班人搞了個《香港核心價值宣言》,但這似乎不被中央認許,因為當時文匯報拒絕刊登。後來大公報就話一國兩制才是香港核心價值,亦有人反對這宣言,指它是小圈子東西,無認受性云云。

豬豬,你所捍衛的核心價值,究竟是甚麼version?好了,佢曾話全力捍衛法治、言論自由之類,那就當是「香港核心價值宣言」的主要內容,如維基所錄,那不是西環認可呢。你憑甚麼輕言「捍衛」?汪精衛、傅儀向日軍say no喎,會有人信嗎?

為何要「捍衛」一件東西?因為它受到威脅,受到攻擊。從網上字典,捍衛可譯為defend。那麼defend甚麼威脅? ……那兩條友,特別是豬豬,只識話「捍衛」,但誰是「敵人」呢?「敵人」在哪?或者究竟那些核心價值受到怎樣的攻擊?再者,你們除了錢和權勢就一無所有,還可以犧牲甚麼來捍衛甚麼核心價值?以上種種,你們全部唔提,那麼所謂「捍衛」都是空話(更遺憾的是無記者、政敵問他們這問題)。特別是豬豬,你要說空話,扮堅貞作承諾當飲紅酒,你對你老婆做就算啦,唔係下下「推己及人」就係好事呀,大佬!即係咁,用番你朋友星爺的叮嚀:唔係成日謂「悍衛甚麼價值」就係好戲,你知唔知你哎得幾硬幾假呀,盲的都知你做緊戲啦,你有無職業道德呀!(參考以下視頻 2:39以後)



Anyway,「攻擊」來自甚麼,引用曾特首所說,香港人「心知肚明」。

Thursday, January 05, 2012

rock and roll的人

Rock & roll是甚麼?我不太聽的,所以不太清楚。那麼Rock & roll的精神又是甚麼呢?我更不清楚。但最近「天與地」給了一個說法:



「來來去去都是那數句不難說的話:獨立的精神抗拒建制、自由、愛、勇往直前,其實何止係Rock & Roll ,乜我地做人唔係本來就應該係咁既咩?」

假設這說法是對,那麼甚麼人是最「樂與怒」呢?應是一些在樂壇不太出名的人,例如曼德拉。


早前讀過一本書,名為The State vs Nelson Mandella: the trial that changed South Africa。這本書記述1963至1964年Rivonia Trial的審判經過。當時曼德拉等人已積極參與非洲人國民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以各種方式使南非白人政府結束種族隔離政策,甚至在曾組織「國家之矛」計劃武力抗爭。南非政府於是在Rivonia一個農莊逮捕了曼德拉及其「黨羽」。這本書的作者是曼德拉的辯護律司,他在審訊結束後,在1965年記下其中經過,並交友人潤色,減少其「法律味」,使之可讀,待至本世紀才出版。


老實說,或許因我對法律程序、南非歷史沒有認識,看起來是有點吃力。另外,內容很多是一場又一場的冗長問訊,其實是幾乏味的(不要期待像看戲般),所以當我看了幾十頁就有放棄的念頭,但最終還是本着「一番見識」的心態,把它看過一片。在書中,可見很多司法上的不公義,南非政府為求使曼德拉等人入罪,不惜做證據、以無限羈留威迫證人、買證人等。不過,南非政府其實是很難輸的,因為曼德拉早已決定認罪(但記憶中他否認自己是共黨和已進行武裝活動),即使會被判死刑。在答辯時,他不作自辯,只顧宣講自己的政治宣言。他與其黨羽亦不供出其他涉事者的名字。他是否真的這麼「樂與怒」?(通常總會有一堆著作指出這類人的真面目是如何如何。)唔知,但單憑本書內容打個六折,都很利害。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人物是辯護律師團的「團長」Bram Fischer Q.C.。他是極優秀的律師,共產黨人,反種族隔離政策。他原本打算離開南非,但得知曼德拉等人被捕後就拔刀相助。可是,在他計劃為曼德拉計劃上訴期間,被南非政府以加入南非共產黨為由逮捕他,餘生都在獄中過。1974年他在獄中病得不似人形,1975年才獲準在其兄弟家中house arrest,不久死去。

從這本書有幾件事頗值得記。一是作者指作為辯護律師,最怕遇到的控方證供,不是全真,不是全假,而是有90%真,卻有關鍵的10%假。二是為甚麼南非政府會知道曼德拉的藏身處,是個迷;但很有可能是美國CIA、英國MI5給資料南非政府,因為曼德拉一直被認為與共產黨關係密切,甚至是黨員,在當時的冷戰背景下,這個「疑似」共黨人和相關組織必須受打擊。三是Rivonia Trial 出現後,國際輿論已視之為大冤獄,連聯合國都通過遣責,英國大使亦開聲(真係神係佢鬼又係佢),南非政府受到不少壓力,作者認為這是曼德拉及其黨羽不被判死的原因之一。這說明了一些大國這麼怕人「粗暴干預內政」的原因以及「粗暴干預內政」的作用了。四是一些國際抗議南非政府的方式幾有趣,如倫敦大學學生為表聲援,選曼德拉為學生會主席,不知劉某、艾某有無當上哪間大學的學生會主席呢?

1990年,曼德拉獲釋,後來的事人人都知了。Rivonia Trial的主控官叫Percy Yutar,他極支持種族隔離,而且無所不用其極地要煮死曼德拉等人。曼德拉當總統時,卻請他參與就職禮,又請他一起食飯,又在公開場合與他握手。南非政府亦不追究他及其他人的種族隔離罪行。Yutar倒是幾禮義廉,話曼德拉與我握手是「proof that he bore no responsibility for apartheid oppression」本書作者曾問曼德拉為何要寬大若此,曼德拉話「in reconciling the different races in South Africa, he could afford the luxury of revenge」。可以話曼德拉做戲,但實在不是人人都演得到。假如1949年姓毛的會做這樣的戲,說這樣的話,會是多好。



後記:雖說我不太聽rock and roll,但Beyond的歌卻是伴我走過預科(之前很少聽歌)和以後的歲月。雖然不是甚麼忠實歌迷,但那時的WALKMAN內的「樂與怒」卡式帶總是天天聽,聽到「倒背如流」,現在偶然聽「抗戰二十年」、「不再猶豫」,都感到血脈沸騰,聽「灰色軌跡」總是低頭不語。近年不斷聽到三子不和的消息,最近的甚麼周刊又再作「跟進」,每次得知這些消息都覺得很可惜……看完這些報道,不知為何,我想起「rock and roll精神」,想起「光輝歲月」,然後回想這本讀完不久的書,於是有這一篇小記。


此情不再?!


很感人。可惜詞只說「我」,不是「我們」。

Sunday, January 01, 2012

Auld Lang Syne

Auld Lang Syne是「賀年」音樂,但我每次聽到蘇格蘭風笛,都立刻想起「最高榮譽XX」和「蓋上XX旗」。Anyway,新年快樂。

據WIKI,auld lang syne 'begins by posing a rhetorical question as to whether it is right that old times be forgotten, and is generally interpreted as a call to remember long-standing friendships.'
配合曲旨,找來這個版本。

Saturday, December 31, 2011

2011香港回顧

警察變城管+除立之不續任+特首輕挑應對種票問題+捍衛新聞自由議案被否決+民建聯否決捍衛新聞自由議案仍有人支持+森哥被炒+要求釋法解決外傭案問題+梁振英民望高+唐英年有人支持+........劣政繁衍、恕未盡錄=this city is dying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1

歷久常新



1987年社署的廣告,幾有遠見。

Sunday, December 04, 2011

星期天的早上

我最近喜歡和常聽的歌是那些年,但今年最喜歡的,是這一首(我亦很喜歡這個MV,特別係佢放工和對住電視個樣,我個樣應該好佢少許,但放工和睇到無記劇個樣都係差不多):



痛痛痛我有水泡發痛 鞋帶綁到痛 享受每吓酸痛
我最愛喝兩支水當餸 忘記身體重 勤力擴胸
緩步徑內我急衝 做隻飛馬跑跳碰 碰到兩塊碎石 為我起哄
榕樹兩旁做觀眾 沒有比賽去兜風 聽一首歌向前衝
*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流完汗就喝水 流成頭汗是壯舉
安多芬打氣話 留下腳毛迎風去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寧願休克都去 就快死去 停完又再追 我抽筋都有趣 *
重重重對腳收工最重 神經都放縱 飛落馬路由街燈歡送
我嘅節奏靠呼吸放送 立體聲出眾 音波氣功
路見馬田鬥追風 大腳踩氹水最勇 我踢爆我隻鞋視作英勇
濃烈臭汗我吹風 令我吹上了高峯 拉傷小腿嗌成功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流完汗就喝水 流成頭汗是壯舉
開支奔肌慶賀 然後快樂回家去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淋花灑鬆鬆佢 在被窩裡 仍然在壓腿 再起身跑過去

每次聽這首歌,都有換鞋,落街跑的衝動。我應是沒有運動細胞的人,沒有一種運動玩得好,但算是鐘意運動的。以前很愛打籃球,在學校不是讀書就是打波,返學都係為打波,但都是打得很差。後來有了腰患,不能亂跳,而且工作後疏於練習,漸漸丟下。但幾年前,幹了現在的工作,人工低,但卻讓我有點多餘精力和時間去做運動。

原本都無話想KEEP住做運動,但那時有次追巴士,追了一段路,氣喘如牛,突然想起讀中學或大學時,跑這麼一段距離不會這樣辛苦......想到當年可以打一個下午波,食完晚飯再打兩三個鐘,面不改容,第二日一條好漢再打過。我知道老了,唔KEEP番體能,唔掂。

但是,打籃球嗎?不夠場中的「後生」跑了,最多行行企企,運動量亦不定,不利操體能。其他運動呢?不懂,不少要約其他人一起玩(籃球去街場跟跟隊就得),最憎,我鐘意一個人的運動。家附近的公園有緩跑徑,約300至400米,又唔洗錢,就去跑步。自此,除了工作最超級忙的一段短時間,一直都保持每星期跑4至5晚,最少3晚,腳根痛、膝痛亦要勁步行,腰肌拉傷,行動不便,亦撐着手杖散步半小時;由跑5個圈、跑15分鐘,到現在可以拿着啞鈴跑半小時加少許引體上升、掌上壓等鍛鍊。其實,一直都想每次跑長一點,但為免膝患加劇,都是適可而止。從一些討論區所見,對於大部分跑友來說,這樣的「量」實在WARM UP都不如,但養成這樣的習慣,對我而言已算是一點成就。

跑了幾年,結果是不少很久不見的人見到我都話我消瘦了。是的,我的舊衣「變大」了,買褲子的褲頭號數亦細了點。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體能好了點,至少和同事行樓梯番公司,我沒有如他們般喘大氣。但亦有負作用:以前打波已有的膝蓋問題嚴重了,這或許是膝蓋周邊肌肉力量不足的結果。

最近知道有條步行徑連接了紅磡碼頭和尖東海濱,即是由海逸豪園沿海可以直達尖沙咀碼頭了,於是就決定試一下這條在一般跑友眼中最容易的路線,挑戰一下自己(比自己平日跑的分量多一倍左右)。

今早15度,濕度百分之55至60多,陽光普照,真係唔跑對唔住自己。乘一程小巴到起點,由海逸豪園到海運,比我想中短,不用半小時。回程,特意慢一點,上斜落斜都用「散步MODE」,亦只是半小時左右,全程據說約有4公里(來回即8公里),但全程慢跑都不用一小時完成,有點意外。

但這條路要在早上跑,越早越好,因為原來九時許的星光大道已布滿自由行,再一點,真係同跑女人街差不多。






既是起點,也是終點。





既是終點,也是起點。







連接了紅磡碼頭和尖東海濱的步行徑。







往尖東的上斜。






往紅磡的上斜。






海景






唔知點解要整支vibrator守護着維港。






不知這雙腳還可以跑多久、多遠。





一個人在途上









後記:一邊在海邊跑,一邊聽港台第四台,真是享受。今天再次有機會聽鄭延益先生的小提琴藝術的欣賞(鄭先生已過身,每星期日十時至士一時都會重播這個在1999年的錄音,但我沒有神心地追聽,幸好港台網站有ARCHIVE)。他今次介紹了Nathan Milstein。如他所言,一般大眾只知Heifeitz(而近年就好似好多人鐘意hilary hahn),視之為小提琴之王(神),而我就是那些大眾,最多知多個Oistrakh,但懂琴的人就不會認為Heifeitz必然比Nathan Milstein偉大,因為Milstein的弓法超羣,擅獨奏,LIVE比錄音好,演奏巴哈、莫札特等更是傲視同儕,自成一格。可是他較低調、不喜炫耀技法,名氣才不及Heifeitz,但小提琴手無不對視他為學習對象,每次演出,一眾名家都會是坐上客。但補充一句,10月16日重播鄭先生對Heifeitz的介紹,深入淺出,趣味盎然,亦讓門外漢明白Heifeitz偉大之處,和人人都學Heifeitz ,但二十世紀一直出不了第二個Heifeitz的原因,很精采。

上YOUTUBE找來未必是他最大名氣的柴氏小提琴協奏曲。其實,弓法、音準甚麼我完全不懂,但覺得他的演奏很俐落,一氣呵成,有點輕巧,甚至有種輕柔感,像手放在平滑的絲絨上滑下般,與Heifeitz的味道不同,很特別。

這段YOUTUBE難得在把整首協奏曲由頭到尾上載,不分段,無需像其他般聽完一段,再找再CLICK。

Tuesday, November 29, 2011

盛世出祥瑞

近日報紙寫:「對於他被人說成豬及蠢,唐僅回應說:『我係龍年出生嘅』。」小弟屬龍,又自小就被人視為蠢人,智力遠低於朋輩友儕,看到這樣的報道,以為自己都可以去選特首(我住在舊區、舊樓,出選時,區都唔洗落,探望一下鄰居就行了!),當然醒神。但定過神來,為何唐某人會這樣無理頭?而我又怎可能和唐某人這樣的高人比(星爺會同佢做friend呀!)呢?必定另有玄機。

星爺同得佢做friend,唐某人一定是個有深度的人,就如星爺的電影般(係……我覺得星爺電影d gag係有深度的)。經我苦思後,這應是一種歷史、時間、心繫民族發展的深度。


很多人都不知,龍和豬在遠古中國是「合體」的。在遠古文化遺址中,考古學家發現不少「龍豬」雕塑。從一些通俗中國文化讀物可知,其中以距今約五千年前,位處現今東北地區的「紅山文化」的「玉龍豬」(如圖)最為著名。先民視此為「神獸」,很可能是「雷雨神」的象徵。但何以龍和豬crossover呢?考古學家相信,豬在當時是五畜之首,很受重視,他們於是把豬神化,做法是配以龍身;當時中國先民已有龍的圖騰,並視之為能通天的神獸,人死後更可乘龍登天。於是把豬「龍化」,就成了一隻可以搞風搞雨,打雷劈人,受萬人朝拜的「神獸飛天豬」了!

唐某人的深意又是如何?明顯地,他覺得大家知一不知二,有「知識缺失」:「我是豬,但也是龍,是神獸」,於是委婉地補充「屬龍」一事。原來是特區繼喜獲瑞麟、李氏力牆無端失靈之後,還有神獸再現。祥瑞一個接一個,真是蒼生之福!

那麼,牠有甚麼features?綜合圖讖緯書大約如此:「此神獸出於盛世,大利南方。乃五畜之首,畜牲中的畜牲,地位尊貴,能直通北極天廷,司人間風雨,能以五雷轟頂理順蒼生、化CY為KY。」

神力如此大,無怪乎特區俊傑都紛紛膜拜,吾輩又豈敢不從。

Monday, November 21, 2011

綠色小花再開

我一向響應Steve Jobs的呼籲,至少讓自己的手機stay foolish,所以我始終都沒有把手機換成很smart的phone,於是我
差點錯過上星期的icq restoration。

後來,知道icq出了個apps,於是人人都「懷舊」起來。我仍保留着icq號碼,於是用web icq看看情況,果然「熱鬧」了。不過,據說那個apps有很多bugs,不被看好。

我算是「遲」玩icq的一羣,號碼是七位數字,九十年代末不知哪年開的。後來,大約是04、05年左右,msn k.o.了icq,而我亦少用這類通信工具了。其實,我亦有msn account,但「聯絡名單」很少人,用的次數亦不多。後來,hotmail account被黑客「黑」了,現在成個account被人band埋……

有很多人緬懷icq的info。我們寫自己的info以明心志,看別人的info知其近況。我記得,那時心情很很很很很低落,把王菲「郵差」部分歌詞放了info(可以想像到當時的心情吧)。居然有個陌生人send message來,話我寫得很好!我實在哭笑不得。小弟豈敢諒夕爺之美,立刻道明出處。

我覺得info不是icq的最經典處。個人覺得最經典的是其「history」。在icq前,有多少平日對話是有「白紙黑字」記錄呢。我知道有方法把history的內容一次過大量抄出,再另存備份。我當時嫌過程很煩(記憶中,我其實不是太明白個過程點做),無做,現在實在有點後悔……不過,做了又如何?當時備份,會存於floppy,現在有多少個A drive可以運作?資訊科技的速度總使人不及懷念。

Icq history內容,當然大都忘了,除了兩段……

一是03年5月初某日,放工回到家,開電腦,icq出現友人的offline message。一開,大意是xxx教授今早因急病離世……我呆了。

二是……聽「郵差」的那段時間,有些事應該了結,但自己不識抬舉,忘了SEND句甚麼話。對方回應是「you make me tears again」,我回應「sorry……」,我還記得那時是星期六上午,天氣很好,陽光和煦……。一直以來,想起icq,我都不其然想起這段對話;看「那些年」,女主角在雨中痛哭,不知何故這段對話亦在腦中出現……不過,我估(亦希望)對方應該早已忘記這段「history」。

Friday, November 18, 2011

有點吃不消

我最喜歡的卡通當然是叮噹。它是這樣的:












原來這是很多年前的模樣,經過幾十年,他變了........變了一個我有點吃不消的樣子。
















































.............變成尚連佬,貓鬚變成鬚根,。

豐田搞了個「真人叮噹廣告」.......有心人做了解說http://gnn.gamer.com.tw/3/59753.html






這應該是上篇


日本傳媒介紹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這些年的奪命金

我們在「那些年」看到自己過去的身影,於是全情投入地緬懷,流下感動的淚。而我們在「奪命金」則看到現在式的「這些年」,於是低頭輕嘆,同樣一殼眼淚。



奪命金可說是「生不逢時」,在票房上被「那些年」比下去……唉。

有部分香港人,很怪的,看到別人成功,總喜歡嘲諷自己怎樣無法得到對方的成績。其實,我會覺得能夠學到別人當然好,但有些事就是學不來,亦不用太介意學不了,反而應看看怎樣發揮自己的長處,並在可能範圍內吸收別人長處就可以了。有此感想,是看到很多人說香港怎樣怎樣拍不到「那些年」,香港女明星怎樣無氣質。對呀,香港女星就是全紮馬尾也不及陳妍希般可愛清純、天下無敵,就是氣質不逮,但那又怎樣呢?我總覺得文學、電影一類東西,真的是一方水土一方作品,就如荷里活的愛情片就是拍不出「情書」等日本愛情片的味道;pixar的動畫如何利害,亦取代不了宮崎駿的優美。同樣,香港電影與期要找出有甚麼人家做到,我們做不到的地方,不如想想有甚麼是原本有,但失去了的。

我想說的是杜琪峰的電影,會否是香港電影特有的亮點呢?這樣說好像在硬銷甚麼。我並無此意,我不會因sell佢而有錢收的,但我確實很喜歡杜導演的風格(喜劇除外,喜劇一定係星爺、王晶)。問我最好的港產片是甚麼,我一定答「暗花」(我一直覺得暗花derserve無間道所有的榮譽,而無間道所得的榮譽,對它而言其實是「過譽」),可以多一部,就係「槍火」。十多年後,「奪命金」,雖然無槍無火,但其實更加有火,都是日常事,卻殘忍無比。敘事同樣充滿驚喜。我們拍不出「那些年」,但有「暗花」「槍火」和「奪命金」,我覺得並不丟面。

戲的內容不多提了,我覺得它是香港民生社會問題的summary,特首侯選廢人應該一看。盧海鵬、蘇杏璇、何韻詩、劉青雲、黃日華、姜浩文等等等演員的演出都是精彩萬分。真的很值得入戲院支持、支持。


可是,有些細節,卻美中不足。首先,我喜歡電影的英文名,多於中文名。「Life without principle」,改得太好了!「奪命金」不是不好,但不是所有人都因「喪命」,有人卻因而得福呢。(當然,我覺得假如故事發展下去,不學無術劉青雲终會被那突然而來的財富害死,何韻詩會否被警察追查亦難說。)更重要的是,戲中所述的鄰里冷漠、老人生女、為了smartphone等物質而溫仔打劫等,都是Life without principle。另外,Life without principle亦是Henry David Thoreau的一篇文字的名稱。看完其內容大概(http://en.wikipedia.org/wiki/Life_Without_Principle),
就更明白這套戲的主題……非「奪命金」一名所能完全表達。

以下兩項,則可能是因為research不足(亦可能是我誤解)。

二是何韻詩所sell的金磚四國基金,說由十二隻股票組成,然後被盧海鵬笑我自己買入十二隻都得啦。除了mpf、保險外,我未買過基金,不知是否有這樣的設計,但我見一些基金的說明,都不會只有十二隻這麼少,一般是說「十大持股」公司之類,實際上持貨的公司則有極多。再講,話明係「四國」,得十二間公司,平均每國三間,點買呀。就由H股選三間公司組基金,合理嗎?難怪何韻詩sell唔掂。

三是胡杏兒的買樓問題。其實,如果依戲中所述,任賢齊無理由唔飛胡杏兒。首先,有香港人這樣睇自主的樓嗎?拉個老公(男友?)看看四面景(仲要樓景居多),廚房細到懷孕者免進,跟住就迫人落訂。我明白,導演想跨張點,但不要忘記香港人買樓經驗甚多,即如我無錢買,都跟人去見識過,真的不要太離譜。假如她是買來炒,又如何?就應該拍得激一點(亦都配合實情多一點),係唔睇樓,即買即放,摩完再摩又再摩(但此道暫不行矣)。此外,如果我無記錯,那層樓要月供七萬,並要按大量資產作首期,而胡杏兒又好似無野做,由任職高級督察的任賢齊養起。但是,由政府網頁所見,高級督察人工雖高,但頂薪點亦只是$64000左右,雖然我不知他們的房屋津貼如何,就當他已到了頂薪點,要供一間每月要70000,只付半成首期的樓,相信負擔也會極大,甚至「強人所難」吧。而何韻詩仲居然話月供不超其月薪百分之多少,又是使人嘖嘖稱奇。講真六萬月薪,月供七萬,借九成幾,我真係懷疑銀行肯唔肯。這個老婆(女友),睇樓唔用腦、要個男人供一層月供幾近甚至超過月薪的偽豪宅,仲要人養埋個不知就裏的「姑仔」。還要一哭、二鬧,男的怎會不說:「你何不直接上吊呢?」任賢齊居然哼也不哼......又是奇景。我都明,要誇張,但也要合「港情」呀。

與「竊聽風雲2」一樣,故事精彩,拍攝、演員亦佳,但有些內容細節就要好好改進!

後記:些都不是看了「奪命金」的最大感想。最大的看後感是,聽見胡杏兒話個市跌左好多,我就想起今年……我D MPF蝕左……嗚嗚嗚。

「D『貨』呢?」

「(沉默)………呀………十月尖呢。今年大閘蟹當做呀,聽D鄉里話由八月起,就由太湖、陽澄湖生到一街都係,今年特別好食。」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11

雜事




有些演員未必當上主角,但他們在戲中卻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沒有他們就是不夠味,有了他們,就生龍活虎。曾近榮的化學老師是其一,許冠英的「下把」腳色更是港產片經典。單有許冠文的尖酸刻薄,只是單手拍掌,要加上許冠英所演的「茂利」,才能引起掌聲。花田囍事的「老母」使人難忘,在「我要做model」的「model王」更使一套原本早應讓人忘掉的平平電影,變得印象深刻。我們有很多巨星、大明星、型男,但「小人物」卻越來越少。。。。。


「請你留一個夢」可說是一首滄海遺殊。許冠英的歌聲有着淡淡無奈。詞出自黃霑手筆,直接而哀怨。「今天就請你給我留個幻夢,好使我終此生永有甜夢」,聽見呆一呆,好利害。

二.
那個黃教授,我同沈教授一樣,自「龍門陣」起,到「政事有心人」,甚至「不談風月」,多少都受過你「啟蒙」,但現在卻使人失望。失望不在於「暴力」、「黑社會」,而在於「追擊民主黨」。無論你覺得有多義正詞嚴,在為一個普通區議會選民,所收到的信息,就覺得很無聊。問題不在於民主黨是否抵「X」(我覺得拒地抵X,但是否要好似你們般X,就有保留),而是「打擊異己」、「整肅修正主義」不是一種政綱。我記得以前有個幾勁的師兄,讀博士時(讀完都繼續)常出評論文章插某個中研院院士級數學者的成名經典作。我不知道插得好唔好,但人家貴為院士當然不作甚麼回應。後來,有人同我話:「呀師兄常插呀邊個本野……就如呀Y教授講,無學者是可以單靠插人上位的,唔可以無自己野。」我想區議會議席,甚至立法會議席亦是如此。你居然把它當成「賣點」?

那些公民黨、民主黨亦是使人失望。失望不在於戰果,而在於對敗積的回應。其中問題,論者多有分析了。我只想說,甚麼阿爺種票……就算有,又如何?甚麼蛇宴效應……一早就有啦,屆屆都有啦,你又做了甚麼?甚麼被人追擊……人地一早講明啦,你又做了甚麼?你的選民不想聽你們說理由,而是要知如何應對。應對不了,就是你們無能,還好意思說嗎?甚麼蛇宴、種票都不是新鮮事,假如它們的效果這麼大,就說明你的選民就是低質素,你們何不早想方法,針對選民質素而吸票?這麼「清高」卻要參與這淌渾水,無方略應付,輸了又發難,娘娘腔當起個怨婦來,那有這麼肉酸呀!應該做的是向支持道歉,快快收拾行裝,計劃明年選舉,居然這樣委過於對手,實在不知所謂。你們這樣回應,不過是替對手說一句「我們勝出,是因為對手太低能」。你們懂不懂要做個敵方可敬的對手?戰時不全力應付(某主席話D專業人士很難長期在區),戰敗又輸人又輸陣……食屎啦!

一班輸了的飯桶民主派,特別是班大狀,你們讀甚麼書呢?初中有課老土中文你們記得嗎?忘了?現在就引用一句共勉。

我輸了只怪我自己不行;等我充實改進以後,下次再來。人家勝了,是他本事好,我只有佩服他。罵他,不但是無聊,而且是無恥。
羅家倫《運動家的風度》

Monday, November 07, 2011

盡了力

昨天,我用一票抵抗禮義廉,但力量實在太小了。看着江山一片禮義廉、宮聯會、呻吟黨、「擬似建制人士」......擔心。不快的一天。



















「天.....無端很暗晦。」

Thursday, November 03, 2011

老師‧阿和

有些人說「那些年」沒有甚麼大不了,故事很普通,故事亦有點散……其實,它真的沒有甚麼大不了,只是證明了「共鳴」和「記憶」的重要。一班九十年代長大的我們,都是看別人的無聊事,想起自己的無聊事,落自己的無聊淚。我的感覺很強烈,因為看着戲,才發現一切都像昨日發生,細節是有點朦,但那種欣喜、猶豫、幼稚、傷感、遺憾、無奈、自責……一切一切都極之實在,是意料之外的實在。原來那時就是這麼低能地處理問題,說這麼低能的話,這麼低能地失諸交臂,真得意。我們醒起自己曾經有這一面,很真實、很親切,卻浪漫化得使人留戀,但其實已消失……於是生出一點遺憾、一滴無奈的眼淚和一絲會心微笑,這就是懷舊。

不過,這次其實是想說兩件與戲有關,但無關感情的事。

一是那位英文老師。我相信不少男仔都像我般能從戲中找到不少回憶,如籃球、球星、男兒當入樽、龍珠等。但我還有一個更有共鳴的是……英文老師說:「你知不知道的私立學校的學費很貴,你連基本上課的書也沒帶,你來幹嗎?」我教私校時,我真的每月、每星期、隔天就會把這句話用廣東話說一次。之後那句「回來吃便當嗎?」,我無說。但主角站立時的「X口X面」,我就天天都見。實在歷歷在目。我亦都羨慕當年的台灣老師,可以這樣罰學生。

有人說主角在課室「打搶」很不可信。我亦覺得是,但學生的搗蛋事是層出不窮,讓人驚喜。首先,真的有個學生上我堂時「打搶」,嚇得女生花容失色,但我卻沒看見。不過,據說那學生的精神是有點問題。另外,我聽過有學生一拿到筆記就即場開火機燒掉,亦聽過有學生燒女老師頭髮,亦聽過有MISS被人「裝裙底」。我讀書時,後面的同學刨馬經,我和隔離及前面的,就玩共同創作的象棋鋤大D,就像戲中主角玩啤牌……不一而足。但是,有人話近年的學生已沒有這些「創意」,上課都是玩SMARTPHONE,SEND SMS.……太沒有趣了。

第二件想說的是那個肥仔「阿和」。此人奇貌不揚,與其他帥男差得遠,樣子有點笨,但是不論其行徑和結果都告訴我們,這類人是危險人物,男人公敵。

我曾在DIN DIN兄那兒寫過,一班friend之中總有一個樣衰,但溝女好得的人,阿和在我眼中是這類,而我亦有一位這類朋友。此人「奇貌」甚「揚」,在友儕中,其樣衰最為特出,仲要配合厚厚長髮和肚腩。任何樣貌身裁的雌性人類站在他身邊,都立刻帶出「美女與野獸」的觀感,如果超級正的就可生出 ‘ Audrey Hepburn and the beast’的幻像。但是此人「馭女」無數,讀書時,外貌尚佳的女友一個接一個(公道點,其實佢個個都拍上一兩年的,亦保持一打一狀態,而且甚老婆奴),他自詡King of Dating,我們亦不甘心地認許。對我這類相貌唔夠佢揚,溝唔到女的可憐蟲,不時帶點譏諷。他有何必殺技?大膽、自信、豪爽、細心。以其貌,居然追果堆女必然是大膽自信,不用解釋。當年他水頭多,洗到腳爛都唔晒沫腳。細心、善解女意,則是我由他的一個分手女友口中得知的。另外,此人話題甚多,讀理科,但宗教、存在主義、歐西流行曲、麻雀、賭馬、股票、甚至魏晉門閥甚麼庾氏、桓氏都講到兩咀,於是在友儕口中的「西人」,就變成雌性人類眼中的「勁人」,而我就同佢成一個對照,一個沒有甚麼話題的「悶人」。好彩,佢無發達,否則會溝晒全世界D女。近年,他交上霉運,財政有點困難,港男可鬆口氣。

而戲中的阿和,在我眼中亦是同一類人。外型輸一點,不用說了,但其招式卻是在一眾低B男中最精準的。他的計仔對現在的中學男生應該仍有參考價值。

他裝作低調,約人去聽Air Supply,真是利害。他大概都知在中學生來說,Air Supply是有點點與眾不同的,仲要係英文野,高一線了,至少不與張學友同類。最重要係,同輩唔識。無獨有偶,我都遇過類似情況。其實,中學時我不大懂流行曲,但從聽歌學英文之類的節目,聽過下Air Supply和一些三覆被經典歌。大約在93年,當時從電台聽到那年新歌Goodbye覺得好聽。後來和一名同學吹水,唔知吹到邊,我隨口話Air Supply首新歌好聽云云,對方話「甚麼是Air Supply」。可惜,對方是男同學。同輩唔識的事多的是,而選Air Supply就真係精明到極。情歌為主,夠POP,夠Easy-listening,這樣就輕鬆渡過一夜。試想,假如其餘的無聊友,都喜歡西洋靡靡之音的,他們可能為了耍帥,第一次就捨拉赫曼尼諾夫、約翰史特勞斯的浪漫之音,而約人去聽馬勒最長果首交響曲,捨Air Supply,而約人聽Bob Dylan。這些選擇當然勁,但較重口味,風險高了。而段數最高的是,他見女神有點遲疑,立刻不經意、淡淡而大方地約其姊妹一同去。有個姊妹在中間,有了個緩衝,女神或會稍稍放下介心,減少難堪,「約會」的意味亦立刻被淡化。最重要的是,女主角在班內似乎沒有甚麼朋友,就只有一個姊妹,於是搞定姊妹才是追主角的第一要務,所謂「姊妹推一推,到手唔洗追」。最重要的是整個過程都是冷靜、低調和小許誠懇,一如謝安在淝水之戰時,奕棋山林般從容自若。

阿和是在一班男孩中最成熟的。何解?他會由女孩的角度看這班傻仔,而且會想到女孩喜歡的是甚麼類型。男主角可沒有想那麼多,喜歡就是喜歡了,就要追。阿和的成熟於是有了阿和與女主角在海邊的對話。他知道女主角會喜歡成熟的男仔,但現實卻事與願違。我想,他妒忌之餘,亦明白自己的成熟會有一天成為有用的籌碼。男女主角鬧翻了,阿和亦看準這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機會,於是聰明地選擇火車。騎電單車追女是有型,但所謂「一萬年太長,只爭朝夕」,大道理再次被成熟的阿和先一步明白,於是阿和得米。有人覺得女主角一直都不喜歡阿和,但卻「求其」和他拍拖,很怪。上文提及的樣衰朋友曾同我話「有些事,你不要以為好難,其實人的感情比你想像中脆弱」,然後他吐出一口煙......其實,剛被幼稚的男主角hurt完,有個可能較貼近心中所欣賞的成熟人物,也一試吧。可惜,這段關係只維持了五個月。為何?女主角說他不及男主角般好。我會理解成兩方面。一是雖然阿和很成熟,很會打算,但欠了一點細心,忘記了他不是男主角,二人其實沒有甚麼感情基礎,他要做的不是表現成熟,而是要使盡快女主角把他代替男主角,當成一個有affection、可傾訴的對象,至少也是一個互相「打鬧」的對侶。阿和沒有這種細心,大概可從阿和一邊講女孩的升學大計,女孩卻八卦外面情侶爭執一段反映,他自顧自講,但沒看到對方的反應來體現。二是女主角當時仍未prepare接受阿和一類不及男主角無聊搗蛋的悶男。長大後,她的老公不就是一個「佬版阿和」嗎?無論阿和這類人對男生而言是如何「危險」,但Timing決定一切。